中国教育报报道教育信息化的国际趋势与启示

发布时间:2016-07-09 10:41作者:小编来源:北京师范大学

教育信息化的国际趋势与启示——来自“教育信息化国家战略、政策和领导力”高层对话的思考

在澳大利亚悉尼,学校的孩子们亲手利用一款APP程序种植“聪明的种子”。 CFP供图

2016年国际教育信息化大会前夕,中国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和教育信息化协同创新中心联合主办了“教育信息化国家战略、政策和领导力”高层对话,旨在通过主题演讲、高层研讨、国际合作的方式,在参考国际经验和国内实践的基础上,对教育信息化的国家战略、政策发展和教育信息化领导力等主题进行深入探讨。美国教育部教育技术办公室主任约瑟夫·南(Joseph South)、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所长西尔维亚·蒙托亚(Silvia Montoya)、中国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任展涛、中国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王定华、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周作宇、智慧学习研究院院长黄荣怀等国内外教育信息化专家,针对教育2030议程、教育信息化的新动向、中美教育信息化的战略差异及不同社会、经济文化背景和社会信息化阶段下的教育信息化重点等议题深入讨论。

中国教育部近日印发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指出,“十二五”期间,中国教育信息化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网络教学环境大幅改善,全国中小学校互联网接入率已达87%,多媒体教室普及率达80%;优质数字教育资源日益丰富,信息化教学日渐普及;全国有6000万名师生已通过“网络学习空间”探索网络条件下的新型教学、学习与教研模式。

然而,在“教育信息化国家战略、政策和领导力”高层对话中,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任友群表示,当前中国的教育信息化仍存在很多问题,例如一些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仍然没有充分认识到信息技术对教育的革命性影响;信息化与教育教学“两张皮”的现象仍然存在,推进教育信息化的积极性有待提高,力度有待加大等。

那么,我们该如何根据国际上的教育评价体系预见教育信息化的发展新趋势?如何参考发达国家的教育信息化发展经验,建设网络化、数字化、个性化、终身化的教育体系与“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学习型社会?这次对话内容或许能带给我们一些启发。

教育2030议程——信息技术能力是重要指标之一

去年,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一致通过了《改变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议程》,包括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第4项(SDG4)是关于全球教育2030议程及目标,即确保全纳、公平的优质教育,促进全民享有终生学习的机会。

教育2030议程具体包括10个目标,即到2030年,确保所有儿童完成免费、公平和优质的中小学教育,并取得相关和有效的学习成果;确保所有儿童获得优质幼儿发展、看护和学前教育,为他们接受初级教育做好准备;确保所有人平等获得负担得起的优质技术、职业和高等教育;大幅增加掌握就业、体面工作和创业所需的相关技能;消除教育中的性别差距,确保残疾人、土著居民和处境不利儿童等弱势群体平等获得各级教育和职业培训;确保所有青年和大部分成年人具有识字和计算能力;确保所有参与学习的人都掌握可持续发展所需的知识和技能;建立和改善兼顾儿童、残疾和性别平等的教育设施;在全球范围内大幅增加发达国家和部分发展中国家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非洲国家提供的高等教育奖学金数量;大幅增加合格教师的人数,具体做法包括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开展师资培训方面的国际合作。

针对这10大目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UIS)制定了11个全局指标(Global Indicator)来检测各个国家和地区在具体目标上的实施进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所长西尔维亚·蒙托亚(Silvia Montoya)在解析教育2030议程的监控指标时表示,信息技术(ICT)能力是此项考核的重要因素之一。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各国的教育监控具体包括:具有熟练阅读和数学能力的儿童和年轻人的百分比;智力发展正常的5岁以下儿童百分比及小学前完成一年以上有组织学习的儿童比例;青年或成人参与教育和培训的比例;具有信息技术能力的青年或成人的比例;平等指标(性别、地区、经济状况等);能有效阅读和计算的青年或成人比例;全球公民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成为主流;具有基础服务设施(电力、互联网、计算机、饮用水等)的学校比例;用于奖学金的海外发展资助;受过培训的教师比例。

西尔维亚·蒙托亚表示,因为全局指标并不能详细反映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具体情况,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又制定了43项更为详细的主题指标(Thematic Indicator),具体包括了各国儿童基础教育阶段的参与和完成比例;全民参与各学段学习的政策与实施情况;儿童及青年掌握的知识与能力的考查等。其中,信息技术能力、数字文学(digital literacy)与文学能力被列入“能力”的考查范畴。

针对教育可持续发展指标,中国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任展涛指出,教育发展也要以指标为导向,中国教育现代化和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也需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制定具体可考核的指标,可以借鉴教育2030议程的10个目标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11项全局指标,制定具体的教育现代化和教育信息化远景规划,并出台具体的考核指标。

美国教育技术计划2016——运用技术改善学习

去年年底,美国联邦教育部颁布了主题为“为未来而学习:重新构想技术在教育中的角色”的“教育技术计划(NETP)2016”。据悉,美国总统奥巴马非常重视高科技的发展,2013年就提出一个愿景——“五年之内让美国99%的课堂都有宽带,让学生和老师能够享受到高质量的数字内容,”并把教育技术从教育领域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美国“教育技术计划2016”的关注点从原来的“技术该不该用于学习”转到了“如何运用技术来改善学习”,并且特别强调教育技术领导力的作用,鼓励培养学生终身学习能力,促进学生非认知能力的提升,通过技术创建全方位的教与学的环境,让学习随时发生,让学生随时拥有正式或非正式的学习环境;并且重新定位领导的角色,加强领导监控力度;创建多样化、人性化、个性化的评估体系,利用技术进行潜力开发,对教育效果进行多维度评价。

美国教育部教育技术办公室主任约瑟夫·南说,该计划的目的是让每个学习者都能通过技术参与学习体验,而且是主动参与。因此,美国教育信息化的革新将创建开放空间,丰富教学资源,扩大合作对象,使学生感受真实模拟体验,促进学生个性化学习;发展学习者的批判性思维以及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培养学生的非认知能力等。因此,评价方式必须多样化,评价内容也将更加丰富。

“信息技术将催生新的学习体验,那么教师就需要掌握信息技术能力,而且要转变角色。”约瑟夫说,美国“教育技术计划2016”指出,确保教育者拥有全面的技术支持,可以随时随地与数据、资源、专业知识连接。在教育技术背景下,教师不仅是知识技能的传授者,也是学习体验的设计者、学生学习的引导者、促进者和激励者,同时又是学生和同行的合作者。

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院长黄荣怀认为,信息化领导力是信息化时代领导者吸引和影响追随者及利益相关者,并持续实现群体和组织目标的能力。信息化领导力有两个表现,一是信息时代的学校领导力,二是信息化建设的执行力。学校信息化领导力是一个分布式领导力,领导高层包括校长、副校长、校务委员;中层包括科室主任、年级主任、学科主任以及意见领袖和利益相关者。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几乎全美国的学校都有宽带,但是只有30%的学校的带宽足够用来支持数字化的学习。”约瑟夫说,为了改变这种状况,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开展了各类项目,实现学校和图书馆联网,并在手机上开发支持此功能的平台,让所有学生随时随地使用完善的基础设施。

根据“教育技术计划2016”的具体内容,美国教育正在改变信息技术下的教学环境与评价方式,正在培养有责任感的未来数字公民。

黄荣怀在讨论时表示,在不同的历史条件和社会文化背景下,一个国家的信息化战略部署侧重点有所不同,并以美国教育技术计划2004、2010、2016为例,分别从装备、资源、学习、教学、评估和教师专业发展等6个方面比较了美国三次教育技术计划的差异。

教育公平——需要填平“数字使用鸿沟”

“积极推动信息技术与教育融合创新发展。”“坚持不懈推进教育信息化,努力以信息化为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通过教育信息化,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数字差距,大力促进教育公平,让亿万孩子同在蓝天下共享优质教育、通过知识改变命运。”习近平总书记在致首届国际教育信息化大会的贺信中指出了中国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的核心指导思想。刘延东副总理在2015年的第二次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了信息化对教育的革命性影响,指出全面深化“三通两平台”,努力做好“四个提升”,要加快推动信息技术和教育的融合创新,着力实现“四个拓展”。

中美两国在全国教育信息化的建设方面存在一些共性,也存在较多差异。从基础设施的建设来看,中国强调“三通两平台”的基础设施和资源建设,而美国的建设内容更精确,更强调学校层面的宽带和高质量资源的可及性;从教师能力建设看,中国对于教师信息化能力的提升和角色的转变描述较为淡化,而美国则着重强调教师的能力提升;从管理能力的方面看,中国较为重视管理平台、管理信息化的建设,而美国则直接强调信息化领导力,并直指技术促进学习的共识和规划的具体实施。美国“教育技术计划2016”有一个部分特别探讨技术支持的评价,可见美国对于大数据支持下的评价手段的重视。

教育公平是中国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和美国“教育技术计划2016”共同提到的内容,但是中国更强调用信息技术促进教育公平,美国则更强调信息技术使用的公平。

中国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王定华表示,当今教育必须重视三个方面,即教育公平、教育质量和教育管理,其中信息技术使用的公平也是教育公平的一个重要方面;教师教育技术能力培训应该成为教师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需要对培训师进行培训,改善培训的模式和方法;可以与美国互派培训人员,相互学习,进而推动教师教育技术能力的全面提升,也可以尝试建立几个教师教育技术能力培训基地,推动培训工作顺利开展。

正如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周作宇所说,国际合作、交流与碰撞是一种智慧的学习,往往能够产生出丰硕的成果。国际上教育信息化的发展提供了有益借鉴和重要启示:教育发展要以具体可考核的指标作为指引;突出教育信息化领导力的建设;关注并努力解决“数字使用鸿沟”;倡导大数据支持的过程性学业评价模式;创新教师培养和培训模式,通过个性化的培训提高教师教育技术能力。

来源:中国教育报

本报记者:黄蔚 张东

通讯员:曾海军 杨俊锋 张定文